女兒喜歡吃粽子!69歲老父端午親手「給她包好送去」 直到在「餐館門口看見女兒」悄悄轉身回家

都說:父母對子女的愛都藏在細節里,藏在一粥一飯里,也藏在一針一線里!

只是,在這個快速發展的年代,很少有人能體會到父母對自己的用心,他們根本不會停下來去感受父母的愛。

他們只會覺得父母沒用,嫌棄父母總給自己添麻煩,甚至連父母為其精心準備的東西都覺得一文不值。

正如這位69歲老父親一樣,他知道女兒喜歡吃粽子,想要親手為女兒包粽子,讓女兒吃上小時候喜歡吃的味道。

可當他提著自己親手包的粽子,坐車送到女兒家時,女兒不但沒有高興,反而嫌棄他多事,說:現在誰還自己包粽子,我們想吃不會自己去外面買嗎?

老父親乘興而來,敗興而歸,那背影實在讓人心酸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口述:江大爺

整理:米婭兒

我是一名普通老人,有兩個女兒,妻子在小女兒還沒滿3歲就病重去世了,我一人既當爹又當媽把兩個女兒拉扯長大。

當時,很多人都勸我再婚,可是,在相親了幾次之後,我就歇了再婚的念頭,可能在所有人眼裡,我是一個喪偶還帶著兩個女兒的男人,根本沒有條件去做選擇,就應該將就著過。

那些親戚或者說媒婆,介紹給我相親的女人,要麼是身體有殘缺的,要麼是精神不正常的,好一點的也是帶兩孩子的,我全部沒看中,大家都說我「馬不知馬臉長」。

我很想告訴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,不是我「馬不知馬臉長」,而是我照顧兩個孩子已經不容易了,為什麼要給自己添麻煩,去多養一個女人,或者多養兩個孩子?

說實話,我再婚的目的其實非常簡單,那就是有人分擔點壓力,晚上還有個陪著自己聊天的人,如果找不到這樣的人,那我寧願不找,就帶著兩個女兒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兩個女兒都非常懂事,小小年紀就知道分擔家務,特別是大女兒,幫忙照顧妹妹,還懂得心疼我。

記得老伴去世時,大女兒還不到8歲,正是最不能忍受失去至親的痛苦的時候,可大女兒自己哭著喊「媽媽」,卻不忘記把妹妹看好。

那幾天,都是大女兒喂小女兒吃飯,晚上帶小女兒睡覺,等我安葬了老伴后才發現,兩個孩子完全被我忽略了。

看著這兩個沒媽的可憐的女兒,我又是一陣難過,從那時候起我就暗暗發誓:以後絕不讓她們姐妹倆受任何委屈。

只是,想象是美好的,現實卻和想象中不一樣,大女兒當時的成績非常好,可是,她太懂事了,不忍看著我太辛苦,中考時,明明可以考上重點高中,她卻放棄了中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其實,也怪我,是我對她太疏忽了,等到發現時,已經晚了。

當時,我實在是太生氣了,第一次狠狠地抽了大女兒一頓。


那天晚上,大女兒可能被嚇著了,發起了高燒,燒得迷迷糊糊的,嘴裡喃喃叫著不要打她,而小女兒站在旁邊一直哭著喊「姐姐」。

大女兒退燒后,我們都當這件事情過去了,只是,我心裡一直為大女兒感到可惜,直到很多年後,我們父女聊天時,大女兒同樣向我承認說自己後悔了。

大女兒說:吃過虧、碰過壁、見過世面后才發現讀書的重要性,只是,醒悟得太晚了。

我們都沉默了。

因為文化低,不但在工作上碰壁,甚至連找對象都受到限制,畢竟,找對象講究的是「門當戶對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後來,大女兒嫁到隔壁村,家裡條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,唯一好的就是在村裡開了一間小賣部,有了孩子后,小的放家裡,大人一起出去打工。

至於小女兒,讀書雖然沒有大女兒的成績好,關鍵是哪怕成績一般,她也願意上學,從這一點上看,小女兒要比大女兒精明一點。

後來,小女兒考上了省內的一所大專,專門做護理的,大專畢業后,小女兒回到鎮上的醫院做實習護士。

都說父母的起點決定孩子的高度,小女兒和大女兒的起點雖然是一樣的,可是,她們的人生軌跡從讀書時就發生了變化。

小女兒轉正後,成為醫院裡一名真正的護士,這也算是一份正式工,找對象時,更是給她鍍了一層金光,給我找了一個郵政局的副局長做女婿,不但我臉上有光,感覺一家人臉上都有光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兩個女兒都結婚了,我的任務終於完成了,以後我只要照顧好自己就行了。

其實,因為沒有兒子,背地裡不知有多少人在取笑我,說我是絕戶,這些話聽得多了,有時候也會有點失落,可是,看著兩個女兒對我那麼孝順,我就會安慰自己說:大把有兒子的人,過得還不如我。

只是,在2016年,村裡搞開發,我們都趕上了拆遷,我名下有兩份宅基地,分到了兩套安置房,還有4個人征地款,一共56萬(約252萬台幣)。

這對我這樣的普通農民來說,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,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長串的數字,本以為這會是一個幸福的開始,沒想到帶給我的卻是災難。

我還沒想好這筆錢的用途時,就有人打它的主意了,這些人有我的母親,還有我兩個哥哥,包括我的幾個侄子。

老母親第一個找到我,明裡暗裡說只有侄子才是自己人,以後養老還是要靠自己人,而女兒都是潑出去的水,把錢給女兒就等於給別人等等。

剛開始,我以為母親是擔心我不給她養老才提醒我,或者說當時我根本就不會想那麼多,覺得那都是我的親人,都是為我好,後來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。

過了五六天後,母親再次找到我,說要給我張羅過繼的事,說以後還有人給我上墳。

可無論是大哥家還是二哥家,侄子們都結婚生子了,還怎麼過繼?

這時候我再品不過來那就真是白長歲數了,我拒絕了母親的建議說:我沒想過要過繼,哪怕沒人給我上墳,我也不會過繼。

又過了幾天,大哥問我借錢,說是小侄子在外面欠了一大堆賭債,為了躲債,已經好幾年都不敢回家,如今,大哥想兒子了,想讓我幫幫他。


想讓我幫他兒子還賭債,想得美,我當場就拒絕了。

大哥拿不到錢,把我罵了一頓,還罵我是絕戶,說我沒有兒子,有錢有什麼用,以後還是要他的兒子為我摔盆。

看著在我面前耍橫的大哥,我更煩他,直接把他趕了出去,到了晚上,母親又來找門,還沒進門就把我數落了一頓,無非就是做叔叔的既然有能力,為什麼就不能幫幫侄子,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侄子到處躲躲藏藏過一輩子?

雖然我很討厭這個侄子,但是,正如母親所說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的侄子,要是以前就算了,如今再不管他的話,心裡實在有點難安。

我答應母親要考慮幾天,第二天,兩個女兒都回來了,我知道她們肯定也是奔著拆遷款來的,這讓我心裡很不高興,原本已經做好了分配,不會少她們的。

果然,大女兒張口就問我借20萬(約90萬台幣),說他們打算在縣城開一家餐館,地段都想好了,裝修就能開業。

小女兒也幫大女兒開口,說這是真的,還說大姐本來打算去貸款的,只是貸款不是要利息嗎?

可我一個字都不相信,我不相信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,大女兒分明就是找借口來向我要錢。

我拒絕了,說錢已經借出去了,身上沒錢。

我的拒絕出乎了兩個女兒的意料,她們都不敢相信我會拒絕,一陣驚訝后,大女兒求我幫她想想辦法,還說以後會還我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我還是狠心拒絕了,小女兒很氣憤,當場就和我吵了起來,說哪怕不肯借,也應該把屬於她們的那份先給她們。


我大罵女兒,說:嫁出去的女兒,哪有權利分嫁家的東西?娘家的東西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,如果你們和其他人一樣,惦記著這點東西的話,以後別回來了。

小女兒氣鼓鼓的,而大女兒卻哭著走了。

送走兩個女兒后,我轉身把錢借給了大哥,後來我才聽村裡人說起,大女兒是真的在縣城裡開了一家餐館,他們還說生意還非常好。

我連忙找小女兒打聽,才知道是真的,小女兒還告訴我說:我姐都是從銀行貸款,每個月都要還利息,這下你是不是滿意了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恨不得扇自己幾個耳光,我想去修補和女兒之間的關係,可是,從那以後,大女兒根本不想理我,連我的生日都不回來,只說:你要侄子就夠了,要我有什麼用。

我知道大女兒怨恨我,為了求得她的原諒,我願意把房子給她,可是,她拒絕了,說自己不需要,還說所謂的父女親情都是假的。


這十幾年來,我和兩個女兒的關係都不算好,和大女兒就更不用說了,彼此像普通親戚一樣,不咸不淡的,有事找她的話,她也會來,但是,態度卻非常冷漠。

至於小女兒,自從在縣城買了房子后,和我也不親近了,我徹底變成了無兒無女的老人般,一直只能自己一個人生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今年端午節,我特別想念兩個閨女,就想趁著這個機會去探望他們,我知道兩個女兒外孫女們都喜歡吃粽子,就提前幾天去老二家稱了10公斤糯米,還買了五花肉和花生、綠豆、紅豆之類的。

大女兒喜歡吃甜粽,我還專門包了5斤甜粽。

端午節的前一天,我就讓侄媳婦幫忙,包了滿滿兩大鍋的粽子,侄媳婦還說包這麼多要吃到什麼時候?


我說他們人多,再說,一次吃不完可以放冰箱。

到了端午節當天,街上都是人,大女兒的餐館同樣坐滿了人,小女兒正在幫忙招呼客人,我到的時候正是飯點,兩個女兒都忙得不可開交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為女兒感到高興,這些年,大女兒也在城裡買了房子,他們比我有出息,真好。

我以為我的出現會讓女兒高興,可女兒見到我不但沒有高興,反而一臉不耐煩地說:你沒看見我們正忙著嗎?你還有來這裡添亂。

我手裡提的粽子有點重,人也老了,動作比較遲鈍,轉身的時候差點撞到上菜的服務員身上,大女兒更加生氣,把我拉到一邊,狠狠地罵我:身體不好你就在家好好待著,出來亂跑幹什麼?

我把粽子遞給她,說:這是我給你們兩家包的粽子,我沒別的意思,只是想來看看你。

女兒把我的手推開,說:誰稀罕你的粽子,我想吃粽子我不會自己包嗎?需要你大老遠送過來?你要是沒什麼事的話就回去吧,我正忙著,沒時間招呼你。

女兒說完後頭也不回地走了,看著女兒的背影,我又是一陣難受,我不知道要怎樣做,女兒才能原諒我,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像以前一樣有說有笑。

我把粽子放在餐館門口,看了一眼女兒后就悄悄地坐車回家,在車上,想到兩個女兒對自己的態度,覺得很心酸,不知不覺淚流滿面。

車上的人紛紛問我是不是遇到難事了?

我說:沒事,只是老了,眼窩子淺,動不動就愛流淚。





文章來源:網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