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胞胎大哥去世後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時醫生說了一段話,我嚇得癱坐在手術室外

人的一生,要走很多條路,有筆直坦途,有羊腸阡陌;有繁華,也有荒涼。

無論如何,路要自己走,苦要自己吃,任何人無法給予全部依賴。

不迴避,不退縮,以豁達的心態面對,屬於你的終將到來。

有時候,你以為走不過去的,跨過去後回頭看看,也不過如此。

沒有所謂的無路可走,只要你願意走,踩過的都是路。

 

 

我叫阿林,28歲,我還有個雙胞胎哥哥叫阿木,但是他在半年前出車禍死了,

我們本就是心靈相通,他出車禍躺醫院的時候,我的身體很難受,

他死後,我也倒下了,在醫院住了一個週才出院,這期間都是大嫂在病房裡照顧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大嫂是大哥去年才娶進門的老婆,他倆結婚都不到一年大哥就走了。

 

 

我母親在生下我們倆兄弟的時候死了,我父母是老來得子,還一得倆,

母親是高齡產婦,本身危險係數就高,加上還生倆,最終死在手術臺上沒能下來,

父親一人把我們兄弟倆撫養長大,現在家裡就剩我,大嫂,還有年過七旬的父親,

父親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,大哥的死對他打擊很大,他一天把自己關書房不出來,

有時去叫他吃飯,好半天才開門出來。

 

 

家不是家,我作為家裡的頂樑柱很難受,所以想做出改變,首先就是大嫂問題。

 

 

我找她談話,問她大哥死後她有什麼打算,大嫂說她沒什麼打算,她哪兒也不想去,就想待這裡。

 

 

我明白她的意思,我問她,你這樣的久了鄰居會有閒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她說,那你娶我吧。

 

 

 

 

我被大嫂的話驚到了,但是仔細一想,其實也可以,我就去徵求父親的意見,

他說這是你們年輕人的生活,只要你們喜歡就去做吧。

 

 

父親那一關過了,我自己給自己做心理建設,大嫂是個很好的女人,

她比我們小兩歲,嬌貴但不嬌氣,我和大哥又是雙胞胎,照顧她是應該的,

而且我也沒有喜歡的女人,以後也是要結婚,我和大哥喜好基本一樣,他喜歡的我也喜歡。

 

 

後面我就娶了大嫂,為了避免鄰居說閒話,我把老宅子賣了,

帶著父親還有大嫂去到另外一個城市重新開始生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

很快她就懷了我的孩子,分娩那天我在醫院焦急等待,

等了很多才從手術室出來一個醫生,告訴我孩子已經生了,是個男孩。

但是,醫生頓了頓才說,孩子得了新生兒敗血症,現在已經送往育嬰重症室,

讓我先有個心理準備,醫生說完就走了。

 

 

 

老婆懷孕好不容易讓家裡恢復了一點生氣,父親也因為孩子出生日漸開朗起來,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現在要是孩子再有個萬一,我們家可怎麼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