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亲家守了三个月房子,亲家母回家一看,搬了两次家

张生全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,大字不识几个,相邻的县区也没去过。可是,他的女儿,却是实实在在的文化人,研究生,毕业后进了一家大公司,还嫁给了公司的少东家。

女儿女婿很孝顺,经常开车回老家看望张生全和老伴,每次回来,都会带很多东西,有时还给个万儿八千。张生全一分也没用,全都给女儿女婿存著。前几个月,老伴因病去世,刚办完丧事,女儿女婿就说,要接他到城里住,张生全拒绝了。

“你们那儿,我住不惯!”张生全解释道:“爹知道你们孝顺,可是,我还想多陪你娘几天。再者,我一个庄稼汉,不是很爱干净,弄脏了屋子不好。”

女儿劝了好久,女婿也差点给他跪下,张生全还是咬著牙,道,不干。于是,女儿女婿只好留了几万块钱,然后走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是,孩子刚走几天,张生全就发现,一个人的日子,真的太难熬。以前,老伴成天叨叨,他嫌烦,可是,如今耳根清净了,却又有些不习惯。房子是两年前,女儿刚结婚的时候,女婿出资重建的,两楼一底,他一个人住在里面,走一步都是回声。

许尽欢/原创故事

张生全正觉得日子难熬的时候,女婿突然来了个电话,说他和亲家母要出趟远门,亲家公在美国治病,女儿也要过去照顾。三个多月,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于是想请他过去帮忙看房子。

看房子,得,在老家住着,也就是一看房子的。反正都是看房子,那换个地儿,也许心情能舒坦点。再者,女儿一家,从来没有开口让他做什么,这点小忙,还能不帮吗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于是,张生全简单的收拾了下,将门锁了,然后进了城。

女儿女婿现在跟着亲家住,房子是郊区的一栋小洋楼,还带着两三百平的庭院,在楼价不断上涨的今天,算是个豪宅了。此外,亲家母还给小两口在市中央繁华地段,买了套两百平的跃层,只是为了承欢膝下,小两口没去住,现在那房子还空着。

这个家,张生全来过三四次,主要是在过年的时候。院子里有流水、花草,还有一大块空草地,修剪得整整齐齐。房子里的装饰,沉稳大气,很有格调。

按理说,亲家翁一家那么有钱,请个月嫂不成问题,可是,亲家公却有个毛病,不喜欢和外人住在一起。所以,这么大的房子里,只住了一家四口,家务活,都是亲家母和女儿分摊。

张生全去了后,亲家公很是高兴,拉着他下了半天象棋,杀得他面红耳赤才罢休。亲家母带着他女儿,去给张生全置办了六七套衣裳,收拾了一间屋子给他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家人在一起,美美的吃了一顿饭,饭桌上,张生全发现,桌上全是自己喜欢吃的菜:梅菜扣肉、回锅肉……他面前,还摆了一小瓶白酒。亲家母说,家里其他人都不喝酒,所以没人作陪,还请他多原谅。

许尽欢/原创故事

张生全有些奇怪,他记得亲家公也好这口啊!转头一看,亲家公正襟危坐,端著碗,筷子好几次伸向回锅肉,结果都在亲家母和女儿女婿的怒视中,生生转了弯,夹了蔬菜。

而且,亲家公那眼神,好几次有意无意的瞟向他身前的酒杯,表情有些怪。

饭后,女儿告诉张生全,亲家公三高,又患了冠心病,医生不让喝酒、吃肥肉。这次,到美国去,是要做个心脏手术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张生全怜悯的看了亲家公一眼。亲家公是部队上退伍的干部,平日在家里说一不二,最喜欢喝酒吃肉,现在却被家人管得这么严,哎!

两天后,女儿陪着亲家公去了美国。亲家母和女婿,则是去了南方,公司好像出了点问题,需要娘两前去斡旋。张生全一个人,守着大宅,看看电视,打扫打扫卫生。

可是,再有趣的电视,也有看厌的时候,十多天,张生全又待不下去了,浑身不自在。可是,他又不能跑回老家,扔下宅子不管。

一天,张生全坐在院子里抽旱烟,盯着那块草地,突然有了主意。当天下午,他坐车回了乡下,将自己的锄头、耙等农具捆了,包了个车,又跑了回来。

张生全将草坪上的草,挨着一块一块的铲了,然后用锄头挖了一遍,又耙了一遍,然后去附近的农贸市场,买了些葱、蒜,还有蔬菜种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女儿女婿一家,回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:院子里的草坪,变成了菜地,还被切割成了好多块,每一块,都种上了不同的蔬菜:葱、蒜、小白菜……

许尽欢/原创故事

水塘里的水,已经被挑干,旁边摆着两个粪桶、一根扁担,几条锦鲤,艰难的在一个小水洼里浮沉,随时都有翻白肚的危险。

至于张生全,则挥舞著锄头,忙活着呢!他的身旁,放著一个小蜜蜂收音机,正唱着黄梅戏,张生全,咿咿呀呀的跟着瞎哼哼。

见了自己隔几天就要修剪一次的草坪,还有那小心伺弄的锦鲤,成了这幅模样,亲家母的眼睛,瞪得比铜铃还大,胸口一喘一喘,就像一座准备爆发的火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结果,没等她爆发,旁边就传来了亲家公的哄然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笑得满脸赤红,眼睛里都笑出了眼泪。

至于女儿女婿,则一脸茫然又震惊的表情。

见了这阵仗,就算别人不说,张生全也知道自己闯了祸。缩了缩脖子,往门边移,嗫喏著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笑笑笑,你笑什么笑!”亲家母冲著亲家公,拉开了枪栓,噼里啪啦的一阵炮仗。亲家公也不回嘴,只是哈哈大笑,那笑声中,透著绝对的幸宅乐活。

当天晚上,亲家母收拾了东西,上车走了,说她要搬到城里那套房子里住。张生全不知如何是好,拉着女儿的手,不停的道歉,可是,女儿也像吓坏了,不知道怎么安慰他。

最后,还是亲家公站出来,说:“张老哥!你好样的!这么多年,我都没敢动她那块地!还有那几条鱼!”言罢,又竖起拇指,提议将那几条锦鲤煮酸菜鱼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“爸!你还在添乱!”女婿嗔怪的瞪了亲家公一眼,然后放下行李,就追他亲妈去了。

“没事儿!”亲家公安慰的拍了拍张生全的肩膀,说:“你们那里应该是叫‘老娘们’吧!对,老娘们,闹两天脾气,不理她,就回来了。”张生全则是欲哭无泪,要早知道那块草坪动不得,他说什么也不会去动。

女儿则安慰他,说公公婆婆在路上拌了嘴,婆婆是因为受不了公公的嘲笑,所以才搬走的,不是针对他。

可是,张生全却很是愧疚,自己自作主张,动人的草坪,也不先说一声,结果闯了大祸。于是,好说歹说,第二天,他硬是回了老家,就连自己的家伙事儿都没收拾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许尽欢/原创故事

在家里忐忐忑忑的住了几个星期,他每天都在想,自己闯祸,会不会连累女儿,受婆母的气。女婿虽然挺斯文一人,但是,会不会在这件事上维护母亲,给妻子难看?

越想越担心,又不敢打电话去问,张生全人都瘦了一圈,越发的少言寡语。

这一日,张生全正在院子里拨豆角,女婿的车子停在了门口。一家人下了车,女婿还提着两包行李,亲家母一脸难看。

完了!肯定是因为这事儿闹僵了,他们这是,要把女儿退货?

张生全一个趔趄,差点倒下去,却被亲家公一个箭步扶住了。原来,亲家不是来退货的,相反,亲家两口子,是要搬来乡下住。

原来,张生全走后,亲家公一个人闲得无聊,居然拿着张生全的农具,在菜地里耕作起来。这可不得了,女儿女婿马上给亲家母打电话,说老头想不开,要折磨自己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亲家母听了,急急忙忙赶回来,亲家公却说,自己只是想动动。于是,那块菜地,变成了他的天下,每天耙地、锄草、种菜,忙得不亦乐乎。张生全早前种下的蔬菜,也被摘了下来炒了吃,一向不爱吃素的亲家公,居然吃得贼香!好久都没闹回锅肉!

前几天,亲家公去做了体检,神奇的是,他的身体状况,居然有了很大好转,三高也不高了。一家人这才知道,是菜地的功劳。

可是,毕竟不是专业人士,亲家公,也就能做个把式,下种、施肥,他哪里懂?和张生全种出来的菜相比,他自个儿折腾出来的,比路边的野草都不如,搜不拉几,要死不活。

老头犯了倔,说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搬乡下,和张生全一起住,种种地,收收菜,还可以享受一下新鲜空气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亲家母自然是拧不过,只好不情不愿的收收东西,跟着来了。

从此,亲家两口子就留在了乡下,两个大老爷们下地干活,亲家母负责做饭洗衣。闲来无聊,下下象棋,张生全这才知道,亲家公,是个臭棋篓子,与人对弈,十次九输,只有和他一起,才能搞个旗鼓相当,杀个风生水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