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哥無能,我成了表嫂床上的「代替品」

去年,我從一家三流大學畢業后,就來到了南方投奔在這裡工作的表哥。表哥對我很好,幫我在一家效益不錯的公司里找到了一份工作。為了讓我能吃上一口應時飯,就乾脆就讓我住到了他的家裡。

 

  

    表哥是公交公司的總調度,平時工作比較繁忙,由於公司的硬性規定和不敢馬虎的責任心,每天的工作異常繁忙。而我下班后因為沒有其他事情,就經常幫助表嫂帶帶孩子,做做家務,有時候也陪他們母女一塊出去散散心

 

  

    我的表嫂今年剛滿35歲,是她們這座城市醫院的一位小學教師。而我還不滿21周歲,還是一個青澀懵懂甚至還有些害羞的大孩子。對於這位嫵媚風情,周身都散發著一種成熟女人味的表嫂,我內心裡像對待表哥一樣尊敬著她,在我心裡一直對她別無他意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 

    表哥是個性格比較粗獷的人,遇事大大咧咧,不愛揣摩女人心思。而我的表嫂卻恰恰相反,出生於70年代的她似乎看言情小說多些,生活中很容易多愁善感,觸景生情。但是,她骨子裡真的是一個很溫柔善良的人,出生於大城市的她在心裡從來不把我當外人,經常幫我洗衣服,還用個蒸氣熨斗一點點的熨燙整齊。

  

    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們三人之間溫馨和睦的關係卻發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變化。表嫂逐漸對我訴說和抱怨一些他們夫妻之間的苦惱事,比如說我表哥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女人,不懂得關心女人,不懂得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麼。眼裡和心裡只有他的工作,只有他的調度。

  

    剛開始時,我也沒有把這些當成一回事,心想表嫂可能就是這樣偶爾發發牢騷。每天下班后就趕快回去多分擔些雜七雜八的活計,多替表哥幹些必須有男人乾的事情。但是,漸漸的我就覺得越來越不對頭,表嫂在家裡衣著似乎越來越隨意,眼睛里也時常含情脈脈,秋波蕩漾。她還經常隨意捏捏的我的腮幫說我長得俊,就像台灣明星林志穎一樣充滿陽光。這讓我感到有些很不習慣,心裡感到特別的惶恐和緊張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 

    前兩天,我回去后已經入睡了,迷迷糊糊之間卻聽到表嫂一迭聲地在叫我,細聽之下卻發現聲音卻是從衛生間里傳來的。就惶惑的站在門前問她幹什麼?她說她匆忙間忘帶換洗衣服了,讓我到她卧室去找件衣服遞給她。

  

    我沒有多想,到她睡房后就隨便拿了件衣服想從衛生間的門縫裡遞給她。結果,門開后她卻把我一把拉了進去,赤裸著身體一下子就抱住了我。趴在我耳邊說她真的很想我,很需要我。他往我嘴裡放了一粒什麼東東!我腦子幾乎一片空白,眼前只有她好看的女人胴體,鼻翼邊只有她好聞的女人體香。意亂情迷之間,我鬼使神差的和她一起上了床。這次我居然做了40分鐘左右!後來我才知道她給我使用了VMACA。好像是!我也沒有注意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 

    事後,我很後悔,為躲避表嫂就搬到了公司。沒想到表嫂竟然天天風雨無阻的給我送飯,我上班時就一直堅持坐在我的宿舍等我。我招架不住她的溫言軟語,只好又搬到了他們家居住。每逢表哥上夜班的時候,表嫂就讓我到她房中與她一起就寢。在她身上,我得到了一個男孩成為男人的歡樂與自信。但是,另一方面卻讓我收穫了了罪孽與負累。

  

    我不知道這段孽情什麼時候才會被表哥赤裸裸的發現,我抵禦不住表嫂的頻頻**。雖然我背地裡下了很多次的決心,卻一直難以拒絕這尷尬的床上替補的角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