癱瘓老頭吃飯前要先挨打,一見到竹筍燉肉就嚇得哆嗦

故事:孟老漢的現世報

說說村西頭孟老漢的故事,活脫脫的現世報,鄉里鄉親都知道他在遭罪,可就是沒人同情他:

孟老漢年輕時可是村裡的「風雲」人物,小的時候偷雞摸狗沒出息,長到二十歲突然開了竅,腦子活泛,非要搞個養雞場,那時家裡沒啥錢,他逼著爹娘賣家底,終於開起了一個小型的養殖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幾年的功夫,孟家就賺了錢,翻蓋了新房子,也熱熱鬧鬧的給孟老漢娶了媳婦,成了村裡羨慕的能人兒。

按說日子該越來越紅火啊,可這孟老漢賺了點錢,脾氣更是見長,他對爹娘蠻橫,卻不動手,他專打媳婦彩琴,打的是花樣百出,拳打腳踹加上皮帶抽,打累了就讓彩琴只穿著薄衣衫跪在院子里,誰來說情都不管用,說的人越多他打得越厲害,大冬天裡往彩琴身上澆涼水,彩琴那些年被打得有些痴痴獃呆的,哭也哭不出來了,木著臉忍著。

要說為啥下這麼狠的手,「只怪」彩琴長得不好看,還一連生了三個丫頭。開始公婆還攔著,可後來見著三個小丫頭片子滿地跑,心裡也煩,把娘四個趕到東廂倉房裡住,孟老漢借口說住在養雞場里,總也不回來,回來就要打罵妻女,彩琴大概是被打壞了身子,生了三個女兒后就再也沒有懷過孕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彩琴老家是西南,這邊一個嬸子介紹她嫁過來的,可日子過得苦,她表叔嬸卻不管,他們說「你斷了人家香火,人家能不打你?將就過吧,拖著三個賠錢貨,走哪裡都是丟人!」

彩琴確是不肯走,也不離婚,她捨不得她三個女兒,日子就在打罵煎熬中過了幾十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到了孟老漢四十來歲上,孟家的公婆相繼過世了,為著孟家公公離世時沒閉上眼睛,孟老漢暴跳如雷,說都是因為沒見到孫子,他爹死不瞑目啊。棺材還在院子里停著,彩琴就被打得鼻青臉腫,胳膊折了,肋骨也斷了,那時大女二女都成年了,護著她們的娘,也一樣挨了打。村裡人勸著說棺材沒下葬就見了血光,不吉利呦,才算是讓孟老漢停了手,不然非得鬧出人命來!

後來五十歲到六十歲上,孟老漢過起了「家外有家」的日子,他那個養雞場換了幾茬,一到要賺大錢的時候,就發雞瘟,因此多年下來,始終發不了大財。

養雞場的錢,孟老漢一分都不給老婆女兒花,他在外邊相中了一個中年寡婦,住到人家家裡,看寡婦的兒子比親生的還親,上學結婚他都出錢出力,自家兩個女兒結婚生子,他連看都不看,跟別說去。彩琴和女兒們只當他死了,不回來最好,圖個清靜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孟老漢到底還是回了自己家,六十多歲上發了血栓,半邊身子動彈不了,說話也不利索,寡婦兒子雇了輛平板車把他拉到自己大門口,扔在地上就走了。

孟老太太彩琴也沒說啥,和還沒出嫁的三女兒把孟老漢拖到了屋裡,就此癱瘓在床,吃喝拉撒都要靠著這個他打了一輩子的老太婆。。。。。。

為啥說孟老漢遭了現世報應呢?村裡人都知道孟老太太雖然每日三頓飯喂著他,可吃飯前把飯碗擱遠處,手裡操起什麼就拿什麼打他,鞋底子扇臉算是輕的,掃帚把專往稍微能動的那條腿上打,做了幾十年農活的糙手,挑著腰眼和大腿根的嫩肉使勁兒掐,打得孟老漢殺豬一樣地嚎叫。孟老太打累了,被子一拉蓋上,端起碗喂他吃飯,孟老漢滿臉的鼻涕眼淚,照樣能吃下去,因為如果鬧脾氣不吃,孟老太也不勸,燉上一碗肉,放在他聞到到夠不到的地方,一天餓到晚上,孟老頭就受不了了,再挨打他也得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故事圖片圖文無關

村裡也真沒人管,都知道孟老頭以前做的事,還有啥夫妻情分能讓孟老太善待丈夫呢?

孟老頭的養雞場那點錢都被寡婦搜颳走了,可雞場地和設備還在村裡,這個可是搶不走的。孟老太讓三女兒接手了養雞場,經營得還挺好,後來又招了個上門女婿,要是沒有孟老頭天天嚎叫,孟家也算是紅火日子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孟老太聽著老頭子嚎叫,心裡舒爽。聽村裡人說,孟老太最喜歡用竹筍熬骨頭湯,孟老頭喝著好喝,孟老太冷笑,說好喝呀,將來你死了,我就把你埋到竹林裡邊,竹子根穿過棺材頂著你骨頭長,那才是竹筍骨湯呢,你以為你死了就解脫了?別做夢了,等著你的是萬箭穿心哩!

如今孟老頭還沒咽氣兒,他死後會不會被埋到竹林里不知道,可村裡說孟老太要真埋那裡,誰也管不著,誰讓孟老頭早些年造下的孽呢!

孟家的故事附近都知道,還有人家的媳婦專門拉著丈夫去大門外聽孟老頭挨打叫喚,其意不說而明。這事兒讓人搖頭嘆息,要不咋說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呢,孟老頭不就是活生生的現世報嗎!

故事 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