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父親八十大壽,只因提了一個要求,兄弟反目成仇,喜事變喪事

有句古話刻骨銘心:父母在,家就在,父母去,兄弟姐妹都成親戚,看似短短几個字,卻字字重若千金,直擊人心。

請一起看看今天的故事,一個頭髮發白的老人,臉上布滿歲月的溝壑,駝著腰,走路顫顫巍巍,這就是蔡志華,一個年近八十的老人,歷經風桑,老伴去世幾十年,膝下育有三兒一女,再苦再累,蔡志華都挺過去了,如今可謂子孫滿堂,再過一個月就是老人八十大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故事配圖:老人

這本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情,多少老人都沒能熬過這一刻啊。蔡志華找來三個兒子,老父親一把年紀了,不捨得發錢,說自己人隨便吃吃就行。三個兒子都說一定要為老父親風風光光辦一次酒席,叫上所有的得親戚和村民,算算幾十桌,蔡志華非常感動,眼淚都快流了出來。

老父親摸了摸眼淚,突然艱難地說道:「我有一個請求。」

大家好奇萬分,老大首先開口笑道:「爸爸有什麼要求儘管說。」

老父親沉默片刻,卻突然拉住老二的手,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,哽咽著說道:「我知道這次需要很多錢,老二條件不好,我希望不用他出份子錢。」

此話一出,老三立刻沉著個臉不說話,老大也是大吃一驚,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就是父親的請求。剛才還是熱熱鬧鬧的場面,突然一下子靜悄悄的,誰也沒說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老大,你同不同意。」老父親問道,眼睛直直地看著他,充滿期盼。

「老二從小身體不好,家裡困難,我沒話說。」

老父親轉頭又對老三提了同樣的問題,老三遲遲不回答,老父親明白他的意思,眼淚不知不覺滾滾而下,掩面發出來陣陣哭聲。

哭聲格外清晰,老二突然結結巴巴地說了起來:「爸...爸,我...有錢...錢,大家一起...出。」

「你也不用出了,我的大壽不辦了。」老父親甩出最後一句話,獨自蹣跚著走進了房內,關上門。兒子知道父親的脾氣,凡事不開口,開口了就要依他,脾氣倔得九頭牛都拉不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故事配圖:老二

三人各自回了家,老大和媳婦一說,不料媳婦卻翻臉了,說道:「你同意,我還不同意呢,憑什麼老二家就不用出錢,難道老爺子不是他爸爸不成。」

「你小點聲。」

「一個瘸子,連兒子媳婦都沒有的人,我還怕他不成,我就是要讓他聽到,同樣是兒子,要出大家一起出。」

老大嘆了嘆氣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得先壓下去。

再說老三垂頭喪氣地回家,媳婦一問,得知了情況,立馬撅起嘴說道:「你家老爺子真偏心,老二不出我也不出,別把殘疾當令箭,真當我好欺負,你說不出口我去說,可不能吃這啞巴虧。」

老二回家后輾轉難眠,次日又把大家召集在一起,當著父親的面,拉著他的手說道:「爸,我也是你的兒子,我知道你對我好。可是你過生日我一定要出錢,你就讓我盡一點孝吧,這點錢我有,不要為難大哥三弟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父親或許是真的老了,還沒說話,淚水又流了下來,說道:「軍才啊,我對不起你,小時候老大老三都上學,就你沒上,記得有一次,你生病了需要錢,剛好你哥哥弟弟上學都要報名,你母親...你母親還是....」老父親說著泣不成聲,緊緊拉著老二的手,「我對不起你,你從小落下了病根,患有小兒麻痹症,後來腿......這是我欠你的,也是老大老三欠你的啊......」

老二淚流滿面,其實這些事情他很早就知道,只是父母親從來沒當他的面提起,這下老父親親口說了出來,老二這才控制不住淚流滿面。

父親依舊堅持自己的請求,希望自己的生日老二不用出錢,否則自己寧願不過這個生日,面對老父親無理的請求,老大懼怕媳婦,居然不再作聲,老三依舊不情願,雖然沒有直面拒絕,但是他的表情卻讓人看得出答案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父親一氣之下,大哭著說道:「我偏心了一世,就是要最後再偏心一次,不管你們答應不答應,我都希望你們都是一家人,不要計較。」老父親說罷喘不過氣來,從此一病不起,眼看老父親生日越來越近,他的病情卻一天天惡化,卧床不起。

就在生日當天,賓朋滿座,老父親再也無心計較誰出的錢,因為他已經連話都說話不清了,酒席尚未開始,突然老二喊道:「爸爸快不行了。」

眾人擁護在床前,老父親緊緊拉著兒子的手,把他們放在一起,想說什麼卻始終沒有說出口,頭一歪與世長辭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故事配圖:出殯

一個請求,喜事變喪事,有些人說老大和老三氣死了父親,也有人說老父親糊塗自己氣死了自己,他不該做最後一個無理的決定,一碗水沒辦法端平,但不能去刻意不端平,老父親良苦用心可嘆事與願違。孝順父母,兄弟間相互扶襯,請珍惜眼前,不要等失去了才知道後悔。

突然有句話在我腦海里油然而生:父母在,家就在,父母去,兄弟姐妹都成親戚,看似短短几個字,卻字字重若千金。

故事:小車撞倒老婦,她一分錢不要,不料十天後,她刮花了同一輛小轎車